体育彩票365app合法吗
当前位置:  >  征文投票
原来不曾离开
发表时间:2016/9/6  作者:匿名  浏览:20175
投票5915  写评论 

同事特意拿两本书来借我看,说希望我也能写出点什么名堂。我俨然成为我小小圈子里会舞文弄墨的人,但是事实如何,我想只有我清楚,我和文字今生的“缘”。

小时候,家里一直有读书的氛围。那时,爸妈热衷于看武侠小说。过程往往是这样,爸爸得到一本新的小说,拿回家边看边讲给妈妈听,讲到紧张的情节就突然停住不讲了,很像现在的电视剧剪辑手法,每集总结束在最有悬念的地方,引得妈妈按捺不住强烈的好奇心,一下班回家,就捧着书津津有味地读起来。草草煮面条下点葱花或者炒芥蓝饭就应付三餐,既节省了金钱也节省了时间,节省下的时间自然是用来看书的。一本小说两个人要看,可想而知,争夺非常激烈,加上那时爸爸的顽童心态,有时自己看完干脆就把书藏起来,妈妈翻箱倒柜地找,煮饭更没了心思,我猜想上班也没什么心思,脑子里肯定想着哪些地方没有找。还会因此引发“家庭战争”。我常常充当“墙头草”的角色,有时帮妈妈找得手忙脚乱,有时爸爸把藏书的地点偷偷告诉我(他需要有人分享他的恶作剧),我就成了他的“帮凶”,在一旁幸灾乐祸。

那时家里没有电视机,仅有的几本可供阅读的书,也不知辗转了多少人的手,等到我们的手时,有的只有上部没有下部;有的有上部、下部偏偏没了中部;有的幸运的齐全了,却老旧不堪以致有些段落章节模糊不清。资讯落后的年代,这一本本残破发黄的书滋养了我们全家的精神生活,陪我度过悠悠童年。读小学三年级我就完整地看完我人生的第一部小说——《萍踪侠影》。

到了我读小学高年级时,大哥毕业回家乡参加工作。他学校的藏书也搬回家里摆上了书柜,我因此接触了一个更大更广的天地。大哥第一个月领工资就给我买了两本童话集《安徒生童话》和《格林童话》,我记得一本封面是浅黄色,一本是浅绿色,崭新的,能嗅到油墨的芳香。这两本书我不知看了多少遍。爸爸规定我要午睡,我就把书藏在枕头底下或包在被子里假装睡着,等他一走开,我就拿起来偷偷读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不求甚解地读了四大名着、《简爱》、《呼啸山庄》、《复活》…….

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初中,校园里也掀起了看小说的热潮。那时有种专门以低价收集旧书再转手租借或卖出的书摊,我们就在那里租,有钱时还买。有一些男生本来不爱看书,为了吸引女生的注意,会买上一两本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就会成为班里炙手可热的风头人物。这些书主要是琼瑶、三毛、岑凯伦等港台作家的书。我们在课余传看,有的同学在课堂上也看。有时老师讲着讲着,突然快步走下讲台,从某某同学竖起的教科书的遮挡下抽出一本小说,“啪”的一声摔在讲台上,全班就有许多谴责的目光落在那个被抓包的同学身上,仿佛在说:“这本书我们还没看就断在你手里!”,那个同学也惭愧地低着头好像在说:“都怪我一时没忍住。”,然后,下课就跑到老师跟前又是赔罪又是保证,终于把书要回来,才得到大家的“原谅”。我就这样看到了许多家里边永远看不到的“禁书”,只是我不敢课堂上看,把“偷看”的伎俩搬到了家里。上初三的时候,学习越来越紧张,我晚上在房间里学习,书桌上摆满学习资料,下面的抽屉半开着,低头就能看到抽屉里翻开的新借来的小说。爸妈趁送茶水来“察看”,刚有响动,我把身子往前一顶,立即恢复一副刻苦攻读的模样。偶尔也会看得入了迷,连爸爸黑着脸站在身边也浑然不觉,免不了落了个收缴“作案工具”外加思想政治课一堂的下场。

进入师范学校以后,我的阅读更加随心所欲,还打破中学时维持的好学生形象,开始在课堂上“作案”,好在这时的老师们都不怎么抓功课,只要你不缺勤,老老实实坐着就行。课堂上的时间不够我看,就挤出睡觉的时间。那时我不知看了一篇什么文章,书中列出一条算式,计算出人的一生三分之一的时间躺在床上,顿时觉得可惜极了,于是买了手电筒,熄灯的时候躺在被窝里看书,有时隔天醒来,手里还握着翻开的书本,眼睛却干涩得不行。书主要来自学校的图书馆,就是这时看的《牛虻》、《平凡的世界》、《文化苦旅》……

在学校安稳的四角天空下,书籍不仅大大地充实了我的生活,而且还给我的头上增添了“有文才”“文笔好”等一些光环,我就带着这样的富足感和些许沾沾自得踏进了社会。

我想,许多爱读书的人在某一个阶段都会产生疑惑,那就是书本和现实的矛盾。我的这个疑惑也随着进入社会而越来越深。书本上所颂扬的真理常常遭受现实的质疑。这时资讯娱乐更是前进了一大步。那种封面印着漂亮女郎,里边尽是介绍美容、美食、美图的时尚杂志充斥着生活。打开电视电脑手机,唱K蹦迪泡吧,轻轻松松就可以尽享感官的多重刺激。我很快投入到时尚生活的滚滚大潮,渐渐离书本越来越远。开始的时候,还看了张爱玲、苏童、安妮宝贝,但这几位作家的冷眼,又让我更加害怕而逃离,后来已基本没再读任何书。思考是沉重的,孤寂是难耐的,道理是迂腐的——用这些借口我心安理得地完成了对书的背叛。

这一背离就是十年。当我遭遇有生以来最大的挫折时,不愿面对亲朋好友,一个人窝在家里,百无聊赖中拿起它,它却再一次收容了我。我躲在它的庇护之下,得到暂时的逃避、宽慰和认同。回望那些成长路上或深或浅或对或错的印记,已是别样的滋味。我才知道,无论如何,它一直在我的身边不曾离开,就像烙进了我的生命里,影响着我。

声明:我们尊重原创。本文章系作者原创投稿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。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
验证码:   
0 条评论 | 0 位网友参与
验证码:点击重刷新
赶快抢沙发!

版权所有◎2014 - 2019 体育彩票365app合法吗_365棋牌体育投注_365皇冠体育提现规则
备案编号:粤ICP备17140526号  广东省揭阳市环市北路以南新河路以西万景豪园东侧作家书城六楼
联系方式:0663-8619387  E-mail:3346432717@qq.com